Fushimi Yuzuru

哦呀?有什么事还请尽管吩咐我吧♪

祝您生日快乐,亲爱的少爷♪

真高兴看着您又长了一岁,作为一直陪伴您看着您成为令人憧憬的模样的见证者,我,伏见弓弦,也倍感欣慰。


啊啊,没想到少爷成长的如此之快,在细心的浇灌与培育之下,沐浴着阳光、汲取着养分。在不知不觉中,这根小苗,早已盛开在这片大地之上,站在舞台的中央尽情展现自己的风姿和魅力。


哦呀…竟然如此之快,生日庆典已经临近尾声了,就连我也感到有些遗憾。好在少爷和大家玩得都很尽兴,就算有些不舍,少爷也不同于往日一般任性,变得成熟起来了。

正是因为惊喜与遗憾交织在生活中,人才会长大吧,终有一日,少爷他会成功实现小时候对我说过的梦想,不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


愿世间快乐环绕于您,愿世间美好伴随于您,热烈着、向往着,走过人世间的山与水。


生日快乐,亲爱的少爷。

@Tori Himemiya 这是我们fine最可爱的少爷♪ 。bot

屠屏(ooc致歉!/)

(设定类似于桃源乡)

“游木大人,失礼了~♪”

看着倒在地上的人肌肤已经被火烧焦,散发出了一股难闻的气味,我皱了皱眉头,用鞋尖踹了几下没有生机的游木真,依稀还能从被烧伤的脸上勉强辨认出生前的模样。



「我真的不想和你战斗——」

“嗡——”的一声,仿佛有人拿着匕首刺向我的心脏。

“看来你还是觉得对我心慈手软了,”我低头抚摸着刀刃,“亲手抢了我的「心上人」,又毁了我的一切,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凭什么、凭什么?!

这个人抢走了我的一切,那属于他的,都应该是我理所应当的。

压抑了许久的兽性被唤醒,我毫不犹豫地抽出事先准备好的绳索,在他毫无防备与我交谈的时候偷袭了他。

加大力度勒紧了对方,粗糙的绳索在肌肤上留下红痕,惊恐的眼神和手无缚鸡之力的挣扎非但没有减轻我的怒火,反而激起无厘头的报复心。


“为什么要剥夺我的自由。”

我早已忘记最初的目的是什么,看着昏迷在地的游木真,我一瞬间看到了无数个压制在我肩上的人。

如同被禁锢在牢笼的囚鸟般发出悲凉的喊声,颤抖着、痛苦着。

被随意规划的人生,我的血,我的身体,我的一切,都是属于别人的。


我点燃了干枯的荒草,风一吹、火星飞舞在空气间,散发出呛人的烟熏味。

一点、一点,我看着面前的游木真被火焰吞噬,噼里啪啦的,很动听,我在支配我的「猎物」。

我抬头笑着,看向一旁被锁链困住的少爷,没有在意他的言语和尖叫,已经对我没有任何意义。

一步一步。

这是属于伏见弓弦一个人的狂欢。


“呵呵…这个世界,是由我支配的,对吧。”




“我本就是作为陪衬的位置。”

这好像是我降生就被定义的命运。

从小被灌输如何做一个完美的仆人似乎使我无法想出与自我相配的个人元素,在漫长的驯化里我变成了一个服从安排没有感情的机器,对除了成为合格的佣人之外的常识一无所知。

无论是家族注定的命运,还是伴随别人踏入偶像这条道路,从一开始我就注定应该是作为衬托别人的辅佐者存在。


但越来越多的欢呼声和呐喊声告诉我,这个舞台上,有一块只属于「伏见弓弦」的位置。

不遵从家人对我人生的规划,是一件极其叛逆的事情,即使这会给我带来成功与荣耀,但不是我的,注定不应该属于「我」。我更希望未来并不是已经被他人用颜料涂好,而是我亲手开拓出一片天地,去看看「设定」之外的多彩世界。

虽然现在的我尚且稚嫩,我如果原地踏步,安于现状不再前进,就会如同生锈的齿轮随时间被彻底遗弃,再也无法运作。


是的、我知道的。

「偶像」这一词对我的意义之重。是刺破这所禁锢我的躯壳的利器,重新展翅高飞。

我不会是任何人的奴隶,能掌控伏见弓弦的,只有我自己。我会拼命、不惜一切代价来争夺和守护这对别人来说微不足道的东西,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深处的野性并没有随时间消逝,而是以另一种形式存在于心里,我学会如何去控制它,使我做得更好。

能在偌大的舞台上尽情展示自己,不会受到任何约束,我的心脏就好像重新活了过来,激烈、有力地跳动着,每一声都在告诉我——


“我果然是一名偶像啊。”



最近一直在看您忙活着什么,我以为有大型活动要开始了,没成想是本人的生日劳烦到ES大楼的大家了。还是要感谢您的提醒,否则我恐怕就当作平常日度过了。

看到这么多人为我庆祝生日,收到了如此之多的生日祝福和礼物,都让我无法抑制内心的喜悦之情。但作为平时服务别人的角色,我对于这一切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啊…

失礼了,又让您看到难堪的一面了,对于这种场面我总是不知道如何应对,还好有您在身边。

倒不如说我很期待您的到来,无论何时都是如此,所以,请尽管吩咐我吧~♪




(急急慌慌码出来的救命,还没卡上十一点于是灰溜溜只能定时中国时间凌晨…。b)






迷路的幽魂,出现在暴风雨之中,是什么诱您前往这座城堡,这里欢迎无人问津的可怜人。

请让我用手抚去淋湿你的雨水吧,跟随我进入这座古老的城堡,温暖的壁炉和甜酒会带给你慰藉。


看啊,看啊。

肆无忌惮地起舞吧,这里不会有束缚、不会有牢笼,抛弃迷惘和恐惧,加入我们吧。

伴着远古的歌声,随我优雅的舞步,开始深夜的狂欢。

和我一同前往今夜的nightmare。


「滴答、滴答。」


聆听回响着的钟声与心跳声交织缠绕,亲爱的客人,请入座吧,这是精心为您准备的。

不要再去想被清晨的曦光刺得魂飞湮灭,尽情享受属于「我们」的黑暗时刻。

呵呵~您明知道这是危险的对吗?

不要害怕,在这恶作剧般的暴风雨中尽情歌唱。


“Welcome to the ghostic treat house.”



(卡面捏造🈶,剧情还没看,先打完弓箱再说,跟着中文翻译歌词先码了点…/)

一彩大人还真是好学多问啊,要不是以前我需要解答小少爷的提问,我可能还不知道那么多交通规则和礼仪。那个时候的小少爷也如同一彩大人一样,对所有未知的事情充满好奇,会睁大亮晶晶的眼睛认真听我的每一句话。

打扫干净周围的环境就是我的兴趣,完全不需要别人的帮忙,没想到似乎让他们感到不好意思了,真是一群可爱的孩子~不过这样共享快乐的感觉,好像也不错♪

哦呀?看来一彩大人遇到了点麻烦呢,看来他没有带IC卡,或者说不太清楚那个东西是什么(无奈笑)还好是无记名式的,我也准备一个备用以防万一,这样每个人都可以顺利通过了。

现在人还很多,等下一次还仔细告诉一彩大人如何购买IC卡的办法吧。


啊…在电车上居然看到了「fine」的看板了,真是令人感到惊喜和荣幸!一彩大人的观察能力真的很强呢,和小时候的少爷有几分相似,让我的心情也不自觉好起来了。

不知不觉就到了午饭点了,看来大家对我制作的便当很是满意,看来我事先询问他们喜好的食物是个正确决定。

能让大家吃到适合自己胃口的食物真是太好了,在参加「丹希厨房」之后我也学会了不仅要追求营养价值,更多的应该是要让品尝食物的人觉得味道好吃。

快要到地点了,与城市不同,田园的风光也别有一番风味,好了,我们也该下车开始我们的露营了。


呜啊啊啊啊啊啊你生了万恶的hekk你终于生了终于肯把伏见弓弦放出来了是吧

你知道这几个月我是怎么过来的吗!!!呜呜呜呜你看他手你看他腰你看他的小表情哇啊啊啊啊啊啊啊让谁看了不迷糊啊呜呜呜呜呜

冲,都给我冲!让我看到不一样的伏见弓弦!宝贝你永远是最美的呜呜呜呜呜你就是你!!!

哦吼吼吼吼我命中注定的老婆就是你,你怎么能怎么美这么好看啊!瞅这俯视我的角度,妈的,踩我!用你的鞋狠狠踩我!!!

就是说一整个期待住了剧情别玩花的我想看不一样的伏见弓弦球球了日日日我劝你善良!继昨天破防后今天觉得勉强还能维持一下父子关系和睦,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二编:谢谢,为什么花前是那个样子……你游能不能让这些小偶像换一些人互动啊,我没有挤兑任何偶像就是这卡面看的我心慌,剧情别搞事情啊orz

真的别捆绑了行不行放过伏见弓弦放过姬宫桃李他们俩没惹你!!!或许cp党快乐的要死但弓p桃p真的不一定会高兴而且可能会很雷,真的没必要!!!好烦啊心心念念这个花后没想到花前又是这样,伏见弓弦没惹你hekk:)

但是!!那个MV又吼吼看!!他为什么那么好看啊呜呜呜呜呜

愉快的休息时间果然过得非常快,想必各位大人们都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希望我衷心的加油可以鼓励到每个在忙碌的人。

小阳春(十月别称)已至,天气也明显转凉,还请多加注意保暖方面,以及不要因为工作太劳累自己的身体,毕竟如今也不是夏日那般炎热难耐,风一吹就很有可能受凉感冒,到时候可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午后的阳光还是一样温暖,或许有空闲时间可以到我这里来享受一顿美好的下午茶,随时都可以,我一直在期待您的到来♪

嗯?少爷不会有任何意见的,倒不如说他很期盼有人的来到,而且少爷逐渐有自我意识之后,很多事情都不需要我操劳苦恼了,导致我现在好像「失业」了一样无所事事。

呵呵~当然是开玩笑的,没有那么夸张,只是现在的我还不能习惯。不用太费心思照顾少爷的话,我似乎就多了很多学习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偶像」的时间了。

啊…又不自觉吐槽了很多心事,在您面前我又失风度了,从小就被教育了要尽心尽力服务别人,只有侍奉别人才能使自己感到高兴,什么时候才能改掉没有被安排工作就纠缠别人的习惯呢?还请原谅我的过失吧。


看到差点被贼人欺负的少爷,我的怒火便一下子涌了上来,一改平时绅士作风,反而更像一只猛兽。

我追捕贼人的样子好像吓到少爷了,居然被称之为「杀人机器」。

少爷想让我回到小时候的「弓弦哥哥」?

变回去…吗?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倒不如说,这已经成为我身体里的一部分了。

看来少爷似乎更喜欢温柔但没有任何能力保护别人的「弓弦哥哥」啊,恐怕也只能等到桃李大人真正强大起来的那一天,我才会剔除掉我所不需要的这份保护了。

只不过现在的少爷还很单纯可爱,善良得连看到小动物受伤都会难过得哭泣,我要做的,就是尽我所能把所有污秽肮脏的地方不择手段清理干净,这才是我的本职工作。

身为…一名「执事」的义务。


没有感情的机器、事不关己的样子?

啊…好像是呢。

我是为了侍奉一位大人而存在的。”

我的出生似乎就命定了我是一位「为了少爷而存在的执事」,判下我终身都将走向为别人一生而活的命运。

是这样吗?我甘心…吗?

我曾不止一次发问过自己。


拍摄电影的过程中,我似乎更能理解内心深处被我压抑许久的野兽,它在嘶吼、在挣扎,肆无忌惮地展露原始的野性和狂妄。

童年的我也羡慕、去好奇「设定」以外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摆脱「人设」施加给我的限制,否定推翻曾经的一切,打碎禁锢我双手的枷锁,就如同亲手掐断背后已经长好的蝶翼。

会流血、会痛苦。

连根拔出无疑是在剥夺我近乎一半的性命,所以现在的我,还远远没有能完全反抗摧毁困住我的身份。


但如果,换作在电影世界的我,就可以做到。不需要在乎别人的看法、也不需要遵守「执事」的各种规则条例,我可以体验到别人的生活,我也能看到另一个人生。

即使这并非我所期待的,但作为我伏见弓弦的梦想,也算做实现了一下,哪怕只有短短几天。

在陪同少爷来到ES大楼并加入「fine」之后,我能很清楚自身的变化,或许有那么一天,我真的可以摆脱家族对我的安排,踏上属于我自己的旅途。

能走上「偶像」这条路的我,真是太幸运了~♪